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动态 >> 申声传情,王诗槐用声音演绎与武汉少年的隔空对弈
申声传情,王诗槐用声音演绎与武汉少年的隔空对弈
2020年3月17日 12:57
 

  我愿意看见武汉的天上

  有着大大的太阳

  紫外线杀灭了一切飞沫中的病毒

  他在教室里和同学下棋

  下得激情飞扬

  胡廷楣,作家、高级记者,采访过世界最高等级的围棋棋赛达十年之久。疫情期间,他与一位来自武汉的少年,通过互联网“手谈”了两局。

  对弈中仅有短短几句交谈,胡廷楣已然和这位网名“蜗牛慢慢来”的武汉少年产生了感情。

  “申声传情”第十八期,由曾在《日出》中出演方达生的王诗槐朗读。他将道出对弈中心灵相通的美好,上海作家对武汉少年的关切。

  今日申音:王诗槐

  王诗槐,1957年生于安徽合肥,1981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同年分配到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

  1985年,王诗槐在根据曹禺著名话剧改编的同名电影《日出》中出演方达生,该片获得了第九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2002年,他主演了十六大献礼片《没有冬天的海岛》。2006年,王诗槐与郭晓冬合作主演了中国首部直面独生子女问题的《中国家庭421》。2011年1月,他加盟了胡玫执导的建党90周年重点献礼剧《开天辟地》的拍摄。近年来,王诗槐在《人女情更长》《生活启示录》等热播电视剧中也有精彩的表现。

  大年初一两局棋

  朗读:王诗槐

  作者:胡廷楣

  首发于2月2日的新民晚报《夜光杯》官方微信

  原文链接:大年初一两局棋

  大年初一,宅在家中,我便下棋。

  事先想过,新年要还一些文债,校核一些稿件。窗外的冬雨没完没了,白茫茫的一片。昨天武汉封城,这时候要静下心来看稿,有点为难。

  如果一生的黄金岁月中有那么二十多年做过真正的新闻,那么就会有一种关于现场的惯性。大事件出现,内心便会呼唤要去目击。现在的我已白发苍苍,古稀之后,又是一个本命年。不由叹息,此身已被惊心动魄的新闻现场淘汰。

  这辈子和围棋有不解之缘。今日惟有围棋方如达摩之一苇,可渡着下棋人,逆长江之流西赴黄鹤楼。

  脱下口罩,穿上马甲,打开弈城网,问:“有武汉的吗?”

  一秒钟,出来了两个名字。其中一位叫做“蜗牛慢慢来”,我猜想这是一个孩子。此刻,我愿意与病毒飞沫中的孩子下棋。他或许不会猜想我是谁,不过他或许从我的马甲上看到了一个“老”字,便会想象我是那种一朝学棋就一成不变的古董。年里,他或许愿意和古董聊聊?

  我知道我到了虚拟现场。落下第一枚棋子,我们便是面对面,在留言栏中互致问候。

  他说:“封城了。”

  我便问:“你在哪里?”

  他回答:“汉中街。”

  不知为什么,我变得婆婆妈妈了。“家里还好吗?”

  “都没事。”

  “慢慢会好起来的。”

  “我知道。”

  “蜗牛慢慢来”的回答都只有三个字。

  他的棋很有想象力,属于大开大合,大放弃大转换的那种,绝对不是边下边点目的“蜗牛”。

  于是试探:“想来你正在青春年华。”

  “高二。”

  这回只有两个字。他果然是一个孩子,算起来,不过十六岁。

  他忽然发现自己数子死掉了。便说:“送你一块。不谢!”真是一个高傲的孩子。我又复核了一遍,确认他是误算,不是故意弃子。便说:“不急,还能下。”

  他回答:“嗯嗯嗯。”

  棋下完了。我站起,回身看看书架。为围棋写过一些文章,也存有不少棋书,有一些文字他或许会感兴趣。

  返身到电脑前,先打下的是:“孩子,祝你坚强勇敢。”又是古董的婆婆妈妈。

  不料,慢慢来的“蜗牛”已经快快去了。我在大厅四处找寻,并未见影踪。他已经下线。虚拟的现场已经解除,他又回到了武汉,我依旧在上海。

  两局棋,都下得匆匆忙忙,加起来还不到一个小时。

  整个上午茫然若失。我很怀念那个孩子。下午再一次打开弈城网,是为了看看我们下过的棋。

  棋局之上,游荡着新冠病毒。是一次特殊的会见。有关武汉城外和城内,疫区和非疫区,老人和孩子,病毒的蔓延和剿灭。我们唏嘘感叹都不在棋,而是病毒。

  一胜一负,无数次的错进错出。围棋此时已经回复到了“手谈”的本性。用围棋的形状语言,加上汉语这一自然的语言,我们构筑了一个精神空间。我回看棋局,不由读出了彼此的心情。我想要宽慰他,用自己饱经风霜的年龄,以及自己在各种现场获得的人生思考。也知道,此时此刻,城外的人,必然言不达意。他呢?大概是他太想要告诉对武汉一无所知的我以及在城外的我们,他有青春的朝气,九头鸟有自己天生的倔强。

  “蜗牛慢慢来”,在我眼中不是怪异的马甲。我愿由此读出一种与他的年龄,与他的棋风不一样的沉着和自信。现在他在城里,他知道他应该做什么。

  查了气象,武汉的天气是阴,有雨也有雪。又看了地图。“汉中街”位于汉口,距离那个华南水产市场并不太远。汉中街是一个热闹的地方,有很多当地名小吃,距离著名的汉正街商场不远。周围有设施完备的医院,也有不错的学校。我不知道“蜗牛”在哪个学校读书。

  用想像力再一次虚拟一个空间。我愿意看见武汉的天上有着大大的太阳,紫外线杀灭了一切飞沫中的病毒。他在教室里和同学下棋,下得激情飞扬。阳光是美的化身,穿过窗棂,照耀在他的身上。他又喊“送你了”,那是真正的弃子争先,断尾而新生。他得胜回家,书包里装着围棋,手中提着棋盘。他在汉中街上走,夕阳拉长了他的身影,令他的笑脸生动。十六岁的青春啊。

  我一定会被他的笑脸感染,于是我苍老的脸上也有笑容。我在哪里呢?会不会在汉中路某家小店,用筷子搅拌着有芝麻酱和酸豆角的热干面呢?

  会下棋的都是好孩子,我想。

  随着新民晚报与上影演员剧团合作推出的“申声传情——2020抗疫专题节目”上线,越来越多的读者关注起了文字与声音所能传达的感动。

  没有灯光、没有化妆、没有镜头,只有一台台因陋就简的设备和一颗颗滚烫虔诚的真心,上影演员剧团老中青三代演员,朗读《新民晚报》全媒体各端的战疫佳作。电影人读的不仅是文章,是真情与感动,更是信心与希望。

  申声传情第四辑由上影演员奚美娟、马冠英、王诗槐、宁静、佟瑞欣朗读。

  上海市文联主席奚美娟一口答应下我们朗读的邀约,却读了好几遍仍对自己不够满意,“就这一遍比较顺,不过最后还有一句话,我重复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对自己“苛刻”的奚美娟又发来一段音频,“我把最后一段重新读了一遍,你们听听哪个感情更好些。”马冠英和王诗槐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活跃于银幕,近年退休后作品并不算多,但他们对于这“小小”的朗读仍全情投入;宁静对所朗读文章的内容、字句都认真推敲,把文稿全部捋顺后她还是对自己的发挥有点担心,“那我多读一些,多读几遍,再给你们信儿。”

  上影演员剧团团长佟瑞欣作为“申声传情”这个项目的发起者之一,不仅全程协调、调度、分配文稿与朗读者,更在念完了整个系列的最后一篇文章后,深情地跟晚报读者,也跟“申声传情”的听众说了好一会儿心里话,他感谢他的同事,更感谢所有故事里的主角们他说:“今天无数个勇敢者站出来,站在我们前面,他、她们离疫情最近,离家人很远,他、她们守护陌生的生命,有的却失去了生命,这些我们不经意或曾擦肩而过的普通人,这些她和他,就是我们想要致敬的人,因为他们是我们时代的光芒。”

欢迎另存下方海报并分享


来源:新民晚报      
[关闭窗口]
 
 
上影集团/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01-2005 Eastday.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