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动态 >> 申声传情,马冠英读前线日记:睡不好的觉,放不下的病人
申声传情,马冠英读前线日记:睡不好的觉,放不下的病人
2020年3月16日 13:16
 

  记得初抵武汉的夜晚,

  淅淅沥沥的雨水和萧瑟清冷的夜风,

  阻挡不了来自上海的热血沸腾。

  “申声传情”第十七期,由上影演员马冠英献声,朗读医生邓玉海的前线日记。邓玉海,来自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消化内科。疫情来临时,他第一时间报名,驰援武汉,为患者诊疗消化系统方面的不适。

  今日申音:马冠英

  马冠英,1952年生于陕西西安。

  1970年马冠英参军入伍,进入空军部队服役。1973年进入部队文工团,从事文艺工作,两年后他从部队转业后考入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1978年在电影《特殊任务》中扮演男主角、游击队特派员高恒。

  马冠英的戏路很宽,各行各业的电影角色几乎都有所涉及,比如电影《飞吧,足球》中的足球中锋,《等到满山红叶时》的青年费广彬,《苦果》中的严方、《绞索下的交易》中的辑私队长、《仇侣》中的地下党员赵泉生、《木屋》中的彭放等角色,都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愿中西医结合不负众望

  愿早日得胜归家!

  朗读:马冠英

  撰文:邓玉海,来自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系第四批国家中医医疗队(上海)队员

  首发于2月25日《新民晚报》移动客户端

  原文链接:前线日记|女儿的画,我的诗,睡不好的觉,放不下的病人

  记得初抵武汉的夜晚,淅淅沥沥的雨水和萧瑟清冷的夜风,阻挡不了来自上海的热血沸腾。待整理完各类物资,已是凌晨四点。睡意仍不甚浓,我拿出出发前女儿送我的画作,贴在了床头,希望我能不负女儿所望,早日得胜归家!

  2月19日,我们接管的雷神山医院感染三科七病区即将正式开科,我与姜恺医生主动报名值守第一个大小夜班的。但上午出发的时候,队长樊民并没有让我俩同行,任我们怎样表态,怎样软磨硬泡都无济于事。军人出身的他,以他自己当年小汤山的经历告诉我们,休息备战,便是军令!

  傍晚,我和值小夜班的姜恺一起提前赶到了雷神山,和还在忙碌的袍泽并肩而战。不足五小时,整个病区48张床全部收满了。待交班结束,我们穿好了防护服,互相打气鼓励后,便打响了我们的第一战!一夜,还算平稳。我们,算是站好了这第一班岗!

  查房过程中,我发现不少病患开始出现了胃脘痛、腹胀、便秘、纳差、烧心等消化系统的症状,这正是消化内科出身的我所擅长的。于是决定采用西医促进胃肠动力药、保护胃粘膜,配合理气健脾、滋阴润肠的中药或针灸治疗等,被治者立竿见影。

  我所在的雷神山感染三科七病区开科以来,大家都仔细琢磨着中医药在疫情防治中作用,愿我们能不负众望,充分发挥中西医结合的优势!愿疫情早日结束!

  随着新民晚报与上影演员剧团合作推出的“申声传情——2020抗疫专题节目”上线,越来越多的读者关注起了文字与声音所能传达的感动。

  没有灯光、没有化妆、没有镜头,只有一台台因陋就简的设备和一颗颗滚烫虔诚的真心,上影演员剧团老中青三代演员,朗读《新民晚报》全媒体各端的战疫佳作。电影人读的不仅是文章,是真情与感动,更是信心与希望。

  申声传情第四辑由上影演员奚美娟、马冠英、王诗槐、宁静、佟瑞欣朗读。

  上海市文联主席奚美娟一口答应下我们朗读的邀约,却读了好几遍仍对自己不够满意,“就这一遍比较顺,不过最后还有一句话,我重复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对自己“苛刻”的奚美娟又发来一段音频,“我把最后一段重新读了一遍,你们听听哪个感情更好些。”马冠英和王诗槐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活跃于银幕,近年退休后作品并不算多,但他们对于这“小小”的朗读仍全情投入;宁静对所朗读文章的内容、字句都认真推敲,把文稿全部捋顺后她还是对自己的发挥有点担心,“那我多读一些,多读几遍,再给你们信儿。”

  上影演员剧团团长佟瑞欣作为“申声传情”这个项目的发起者之一,不仅全程协调、调度、分配文稿与朗读者,更在念完了整个系列的最后一篇文章后,深情地跟晚报读者,也跟“申声传情”的听众说了好一会儿心里话,他感谢他的同事,更感谢所有故事里的主角们他说:“今天无数个勇敢者站出来,站在我们前面,他、她们离疫情最近,离家人很远,他、她们守护陌生的生命,有的却失去了生命,这些我们不经意或曾擦肩而过的普通人,这些她和他,就是我们想要致敬的人,因为他们是我们时代的光芒。”

欢迎另存下方海报并分享


来源:新民晚报      
[关闭窗口]
 
 
上影集团/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01-2005 Eastday.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