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即将上映 >> 《密战无声》
《密战无声》
2017年9月22日 10:37
 

东方电影频道 10月5日起每晚4集连播

主演:王耀辉、姚居德、韩月乔、谭利敏

  本剧是一部依照主旋律创作的作品,是以严谨的手法为主旨,讴歌和传扬在那解放战争的年代里,许多我党地下工作者默默无闻的战斗在敌人心脏里的故事和英雄人物。该作者为创作该剧,多年来深入城乡,搜集了许多真实的历史素材,拜访了数十名还健在的当年的当事人,并多次召开座谈会和研讨会,使创作素材更加真实可信。本剧的创作,更使故事在历史资料的基础上得到了充分的提炼和升华。

  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推进,渡江战役迫在眉睫。就在这个时候,身处长江要塞的临江市,国民党对我地下组织展开了残酷的破坏,许多我党地下工作者被捕,联络站被摧毁……

  就在这关键时刻,我军派出具有地下工作经验的齐子义同志亲临海城,帮助临江市委恢复地下联络站,并带去了三部电台,其主要任务是铲除叛徒和在我军渡江前夕秘密窃取敌人在临江一线的火力配置图。

  在地下组织的全力配合下,齐子义冲破重重难关进入临江市,并在我党上级潜伏人员的安排下,进入海城国民党保密局下设的军统站。可就在当晚,齐子义陪站长会见情报人员时,却意外地得知并遇见了原来使我党地下组织遭到毁灭性破坏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昔日战友褚兴。高度的责任感使齐子义毫不犹豫,当机立断开枪将褚兴和同行的廖站长及行动队刁队长击毙,齐子义也用携带的备用手枪对准胸膛开了一枪。

  这次凶案几乎使海城军统站瘫痪,当然齐子义被军统医院抢救了过来,但从此引起了新任站长尤放的高度怀疑。于是使齐子义经历了尤放的种种磨难与考验……

  利用地下组织提供的档案资料,齐子义在生死关头,意外地取得了尤站长的信任和提升。但这也同时激怒了老军统人员没有提升的情绪,从此,爆发了一系列内讧和惊险的暗杀……

  破除刺杀廖站长一伙人的凶杀案在南京方面的紧逼下正在进行,军统站行动队田副队长在抓获齐子义的上线俞子涵时,误抓了我党地下联络员于兰。为救齐子义脱身,于兰果断地承认杀害廖站长一行的是自己所为,从而保护了俞子涵和齐子义,在审讯室里抢夺敌军官手枪自杀。

  尤站长恼羞成怒,加大了对我党地下组织的搜捕力度,从而查获了我地下联络站的蛛丝马迹,抓获了利用信鸽作为通信工具的交通员平儿。平儿经不住敌人的严刑拷打,供出了联络站的地址和地下组织联络站负责人翁静娴。

  翁静娴化名“翁夫人”,是身兼数职的我党地下组织领导之一,如果长期关押,势必对解放海城造成极大损失。于是,一场营救行动在加紧进行。就在敌人将要处决她时,齐子义和俞子涵两个行动小组及时赶到,在地下秘密通道中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枪战……

  “翁夫人”得救了,可地下党员“伙夫”和前来救援的潜伏人员韦佳,却为掩护齐子义而英勇牺牲了。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韦佳拿出了由她亲自拍照得到的敌海城江防火力配置图。原来韦佳一直也在军统站暗自保护着齐子义,配合他的工作,但两人一直严守纪律而不能公开相认。

  为了解放事业,也为了潜伏的需要,翁静娴和齐子义这对亲生母子仍然没有得以相认;昔日的恋人俞子涵和齐子义也同时没有走到一起……

  因为地下斗争仍在继续……

  第一集

  海城地下组织因为叛徒褚兴的叛变,各个联络站点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中共海城联络员俞子涵被捕,中共代号山鹰的联络员单家山在家中与海城军统站人员同归于尽。

  海城军统站内欧阳倩向廖站长报告行动结果,廖站长接到上峰指令,将他们抓到的女共党俞子涵押往南京。

  中共海城市委,针对褚兴的叛变海城地下情报组织召开会议,他们为了阻止组织进一步的损失,要尽快除掉叛徒褚兴。并得知俞子涵将要被押往南京,派林队长带领的行动队到二郎山口设卡营救。

  林队长伪装成军统人员,拦截了关押运送俞子涵的警车。经过双方脑力、体力以及火力的比拼,林队长成功解救了俞子涵。

  另一边褚兴不断向军统站提供海城地下组织的联络站以及相关人员的情报,并对抓捕回来的中共地下党人员进行严刑拷打,有的宁死不屈英勇牺牲。

  解放军某司令部派遣齐子义潜入到海城军统站伪装成军统人员,携带几部电台,探查消息、传递情报,从敌人内部着手,以便于瓦解国军势力。

  在多方掩护下齐子义成功登上了前往海城的列车,车上于兰与齐子义成功接头。于兰就为了掩护齐子义,不慎被一个留有小胡子的特务跟踪。一路上于兰都小心谨慎、沉着稳重、不慌不乱。这也让齐子义安心了不少。

  潜伏在中共内部代号黑鹰的间谍向海城军统站传递齐子义将要来到海城的情报,廖站长、刁队长等人火速集结,前往火车站抓捕齐子义。

  火车抵达海城后,林队长等人在外围伺机接应。于兰调换了齐子义装着电台的皮箱,用计让搜查人员把跟踪她的小胡子抓了起来,于兰成功脱身。

  第二集

  齐子义与于兰乘坐的列车顺利抵达海城,而跟踪于兰的特务小胡子也让于兰略施小计的解决了。此时刁队长连夜赶到了火车站,命令众人严格盘查可疑人员。而小胡子被当做可疑人员进行审问。林队长为了掩护齐子义和于兰不备看到过他们的人识破,让狙击手击毙了小胡子以及审讯小胡子的军官和士兵。

  林队长看着齐子义与于兰顺利出站,小胡子等人也被成功解决,他们也悄悄的撤离了显出。

  另一边当刁队长得知自己的几个部下被人枪杀身亡后,为时已晚,甚至不知道是什么人所谓,而且他们想要抓的人,也音讯全无。

  于兰与齐子义在一处秘密会面,于兰再次与齐子义交换了皮箱,那个装有电台的皮箱物归原主,并且告知了齐子义接下来的去处,如何与组织取得联系接受任务。

  廖站长知道刁队长等人无功而返后,大发雷霆,让他们从褚兴那里获取更多有关海城地下组织的相关情报。

  齐子义根据于兰所说的地址,来到了翁府,见到了海城地下组织的站长翁静娴。翁静娴告知了齐子义此次来的人物。齐子义以陈飞的身份潜入军统站内部作为海城站站长的贴身副官,伺机行动传递敌军情报。

  刁队长带着褚兴前往一处共党秘密联络站,可是地下党早已撤离,此次行动可谓是白忙一场。

  天一亮齐子义准时到廖站长办公室报道,可齐子义没想到的是,到岗第一天他就面临着生死抉择。晚上廖站长将要面见褚兴,褚兴将要汇报一个关于中共地下组织的一项重要情报。齐子义想着是时候要除掉这个叛徒了。而齐子义也得知了一名代号黑鹰的国军间谍潜伏在我军内部。

  夜晚,军统站内部整装待发,准备进行一次重大的剿共行动。

  第三集

  海城军统站众人整装待发,集结众人前往艳舞门舞厅,褚兴在那里等着将要告知一个关于海城地下组织的重要情报。齐子义也跟随廖站长一起到达了艳舞门舞厅。

  艳舞门舞厅内正在举办城防司令部马司令的外甥女的生日舞会,舞厅内欢歌笑语,场面非常热闹。

  到达艳舞门舞厅的廖站长、齐子义、刁队长等人,约定二十分钟后集合出发行动。随后刁队长、廖站长、齐子义一起来到褚兴所在的房间。褚兴向廖站长交代了海城地下组织的领导人翁静娴的联络站。齐子义看着昔日的战友,如今已经变成叛变投敌的内奸,内心十分愤怒,而此时的褚兴已经对齐子义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在褚兴识破齐子义的瞬间,齐子义当机立断了结了褚兴,并出掉了廖站长和刁队长以及门口的两个守卫。

  在齐子义行动之前曾经发电报给俞子涵,让她务必在今夜赶来艳舞门舞厅。齐子义在解决掉这些敌人后出了房门正好看到赶来的俞子涵,这个时间刚刚好。齐子义向俞子涵讲述了事情的经过,经过再三的思量,齐子义准备以自残的方式来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把自己也变成被害的一方。俞子涵无法改变齐子义的想法只能配合,在齐子义自残之后将这把杀死众人的手枪带离现场。

  此时在舞厅门口等待行动的张干、欧阳倩等,看到约定的二十分钟就要到了,张干上楼找廖站长等人。在楼梯上张干与俞子涵擦肩而过。张干来到房间时,看到里面的情形异常惊讶,情急之下张干鸣枪示警,欧阳倩听到枪声赶来。在得知廖站长被杀后,众人很快的封锁了舞厅。此时俞子涵已经成功从后门逃离。

  欧阳倩在房间内看察情况时发现还活着的齐子义,命人将他送往医院抢救。

  而在舞厅内开生日舞会的花盈盈也被扣押在了舞厅内,直到城防部马司令亲自带来将花盈盈强行带走。

  五天后,齐子义仍旧在医院昏迷不醒,海城军统站派来了新任站长尤放。尤放一直守在齐子义的床前等待着他的苏醒。

  第四集

  齐子义在舞厅枪杀廖站长、刁队长以及叛徒褚兴后,在俞子涵的注视下开枪自杀并让俞子涵带走了那把除去众人时的手枪,此举是为了掩人耳目且日后可以继续潜伏在海城军统站内。随后齐子义被送往医院,经过抢救和治疗五天后齐子义重伤醒来。

  清醒后的齐子义见到第一个人就是,海城军统战的新任站长尤放。尤放临危受命担任新任站长,并着手调查廖站长被杀案,而齐子义是此案唯一的幸存者,为了从齐子义身上了解到事情真相,尤放对齐子义关怀备至。看着齐子义醒来,尤放并没有很急切的了解案情只是让他好好养伤。

  齐子义的醒来也让张干与欧阳倩松了一口气,多日的担忧也一扫而空,二人也私下里开始偷偷约会。

  齐子义在医院里回想着在舞厅的种种,他没想到军统战这么快就派来新的站长。他不知道中枪倒下后发生的事情,他十分担心俞子涵是否成功脱逃。而俞子涵在这五天内备受煎熬,她亲眼目睹了齐子义开枪自杀,而自己又无能为力,也不知道齐子义现在的情况,她一直守在电台旁等待着齐子义的消息。

  尤放对于齐子义一直都心存怀疑,而法医鉴定齐子义的枪伤为自杀时,让尤放对齐子义的怀疑加重。经过张干陈述案情他们把目标锁定在一个身穿蓝色旗袍的女人身上。当晚也只有张干与她擦肩而过,他们也在竭尽全力寻找这个女人。

  自从齐子义醒来各方势力也蠢蠢欲动了。

  第五集

  针对廖站长被杀案,尤站长召开了案情分析会。张干等人叙述了廖站长等人被杀当晚的所见所闻,以及锁定了嫌疑人。随着齐子义的转醒,此案依旧没有头绪疑点重重,他们依旧保留对齐子义的怀疑并着手暗中调查齐子义。

  在医院休养的齐子义非常担心俞子涵的安慰,以及现在海城军统站的情况。而俞子涵也对齐子义的现状一无所知,她与翁夫人相约见面二人都十分担心齐子义,翁夫人嘱咐俞子涵按兵不动静静等待消息不要慌乱。

  尤站长对齐子义住室进行了搜查,搜查到了一部电台,私藏电台在军统战来说罪名非常严重,但是尤站长未免打草惊蛇吩咐张干把电台原封不动的放回去,等待齐子义回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并且检测电台信号。并准备对齐子义进行试探。

  尤站长与张干来到医院看望齐子义,问询医生齐子义的情况后得知齐子义情况已经稳定需要一段时间静养。而在看望齐子义后齐子义坚持出院,尤站长答应并亲自接齐子义出院。

  出院后的齐子义尤站长把他带到了放映室并询问了廖站长被杀那晚的情况,尤站长让齐子义看了一张与俞子涵样貌相似的女人的照片,齐子义看到照片虽然担心但表现依旧镇定,他不能确定照片里的是不是俞子涵,为了确定这个女人的身份,他跟随尤站长来到了监狱。在见到这个女人后齐子义确定她并不是俞子涵,但为了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他不得不表现出激动与愤怒,在尤放面前演一出戏来赢得尤放的信任。而尤放看到齐子义的表现后对他的怀疑开始有些松动。

  在共军的部队里依旧存在着国民党的奸细,那就是电讯处的汪科长,汪科长利用职权一直潜伏在共军内被伺机窃取情报。

  第六集

  潜伏在共产党内部的国民党奸细汪科长,利用职权便利窃取重要情报,因为齐子义听到廖站长提到的代号为黑鹰的间谍及时传递给组织,在汪科长再次行动之时共产党成功抓到汪科长人赃并获。

  齐子义跟随尤站长来到监狱看到了假的俞子涵猜测到了尤放此举是对他的一种试探,齐子义为了继续隐藏身份不引起尤放的怀疑表现出了愤怒与激动,誓死要杀了这个罪魁祸首。齐子义此举似乎让尤放对他的猜疑有所减少。

  此时海城军统站内的欧阳倩接到了秘密情报,共军有一辆运输军卡要出城前往解放区,在请示了尤站长后,带人前去拦截,可是由于城防司令部的人的无能且懦弱被人缴了械,共军成功出城,欧阳倩带人赶到时共军已经出城多时,欧阳倩带人追出城门后遭到了袭击抓捕无果,只能无功而返。

  回到保密局的齐子义,在尤放的怀疑与试探下讲述了那晚他早已想好的案情经过。他告诉尤站长那晚一个不明性别的黑衣人夺门而进首先向他开了枪,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一无所知,尤放对齐子义的话半信半疑,但齐子义是唯一的幸存者又没有其他的证据可以证明什么,而射杀所有人的手枪并不在现场,齐子义的配枪也原封不动的在他的身上,案件似乎已经到达了瓶颈再无突破口可言。

  尤放为了监视齐子义的一举一动,派他的贴身秘书安然来照顾齐子义的生活起居,安然也一刻不离的跟随者齐子义,直到齐子义睡下才离开。并向尤站长汇报齐子义的情况。

  第七集

  尤站长自从发现了齐子义的电台,齐子义出院后尤站长一直派人秘密监控着电台讯号,但始终没发现任何可疑信号,而齐子义发现了有人搜查过他的房间并动过他的电台,为了谨慎起见他没有再使用过电台。尤站长也让张干与安然继续从各个方面任何时候监视着齐子义的一举一动。

  齐子义的到来为海城军统站增色不少,在军统战里齐子义样貌极为出众,也让欧阳倩打起了注意。一天夜晚,欧阳倩来到齐子义的住室,企图勾引齐子义,但被齐子义婉言拒绝,欧阳倩只能尴尬离开。

  重回军统站的齐子义,想要尽快联系俞子涵了解情况报平安,但在敌人严密的监控下无法使用电台焦急万分。

  俞子涵在多方打探下知道了齐子义的近况,知道了他已经安然无恙并且伤愈出院。她向翁夫人进行了汇报,翁夫人得知后让俞子涵静观其变不可贸然使用电台与齐子义联系。

  翁夫人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于书记,针对新任站长尤放的情况,他们为齐子义准备了新的资料来应对尤放。共产党曾经俘虏了国军将领顾源,而顾源曾经讲述过他与尤放之间的恩怨,这一资料对齐子义来说帮助极为重大。

  随后翁夫人将此资料交给俞子涵让她采用广播的方式联系齐子义见面,并将此资料交给齐子义。

  尤放一直不放心齐子义,想要再次对齐子义进行试探。尤放命令手下单虎冒充共党人员,田队长对此严刑拷打套取情报,让齐子义从旁观察,尤站长在旁看着齐子义的反应。齐子义从他们的举动看出了破绽,这似乎又是一个严峻的考验稍有不慎就会大祸临头。齐子义为了继续隐藏身份顺水推舟表明忠心一样的失手杀死了单虎。此举虽然减少了尤放对他的怀疑,但是却成了田队长与安然的仇人,因为单虎是田队长的好兄弟亦是安然的未婚夫,他们利用单虎对齐子义试探,并不能声张,尤站长也不允许他们在追究此事。

  第八集

  张谦曾经是尤放的部下,但也是军火贩子的老大,江湖老大枪王也听从张谦的指示。此次尤放调任保密局海城站站长,随即也把张谦调来担任督查室主任一职。私下里张谦也让枪王来海城安营扎寨,继续他们的枪火生意。

  张谦来保密局第一天就与欧阳倩发生了争执,两人在大门口持枪对峙。欧阳倩不知道张谦的来历,而张谦态度嚣张执意在没见到尤将军之前是不会向任何人说明一切。欧阳倩无奈之下带着张谦来到尤站长办公室,尤站长看到昔日的部下与欧阳倩势同水火只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让二人握手言和。而张谦的到来让尤放如虎添翼。

  齐子义失手杀死了单虎,让田队长非常气愤但又无可奈何,田队长想找尤站长理论,但安然一直在劝说哥哥并阻止田队长冲动的行为。田队长以为妹妹见异思迁攀附权贵,失手打了妹妹,安然不可置信的看哥哥打了自己,无奈之下向哥哥讲述了尤站长曾经帮助她甚至是救命之恩的事情,田队长也知道是自己鲁莽了,暂且听妹妹的不在冲动报仇一切从长计议。

  齐子义一直在思考着尤站长对他的试探,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异常艰难,为了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他杀死了单虎以表忠心,也间接除去了敌人的一个得力干将。夜晚时分,他在尤站长办公室门口偷听到了尤站长与田队长安然兄妹二人的对话,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也知道了单虎的确切身份。尤站长也让田队长着手调查齐子义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齐子义回想着来到海城后的种种经历,他现在很想联系到俞子涵,但无奈不能使用电台。然而俞子涵却通过广播向齐子义传递了在广济寺见面的信息,齐子义非常激动终于和组织上取得了联系。

  齐子义为了和俞子涵见面,向尤站长告假说为了母亲的心愿到广济寺还愿。尤站长没有拒绝但是派安然跟随齐子义一起到广济寺,名为照顾实则监视。

  来到广济寺安然因为单虎的死对齐子义没有了往日的热情,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齐子义看到了跟他接头的于兰,找借口调走了安然成功拿到了情报,但是没有见到俞子涵他是失落的。而广济寺一行,田队长一直在暗处观察着齐子义的一举一动。

  第九集

  齐子义在广济寺成功与于兰处取得情报,也没有被一直跟随的安然以及暗处的田队长发现。回到住处他看到俞子涵给他的资料也了解到她们一切安好。从情报中得知,顾源原国民党将领抗战结束后,被我军俘虏,曾讲述了一段与尤放的恩怨,地下组织将此资料交给齐子义希望齐子义妥善利用此情报。

  于兰完成任务后回到住处与俞子涵取得联系,报告了任务完成情况。

  海城军统站在廖站长、刁队长被杀后人员损失惨重,经上级批准尤站长将在南京学习的关灿调回海城。并派欧阳倩到机场接关灿归队。欧阳倩得知关灿回来后异常吃惊。

  欧阳倩接到关灿后,二人在车内气氛非常紧张,二人争锋相对,在口头上互相打压对方,更为了张干争风吃醋,欧阳倩以军统站内部条例警告关灿,军统站内不允许谈恋爱。

  而张干在得知关灿回来后异常兴奋。晚上则偷偷潜入关灿住处,想与之亲热表达离别之苦以及相思之情。此时欧阳倩尾随张干而来,听到房间内的对话非常气愤,于是打电话举报了二人。随后尤站长带着齐子义来到了关灿住处,了解情况。当看到张干时,张干与关灿巧妙解释并没有引起尤站长的怀疑。

  回到海城后的关灿接到的第一份电报则是海城将有一人升职的批复报告。关灿将此消息透露给了张干。张干得知此消息来到尤站长办公室想确认消息,他一心觉得此次升职非他莫属,在尤站长模棱两可的回答下张干载兴而归。

  而尤站长对张干得知机密消息尤为气愤,从韦佳处知道泄露此情报的有可能是关灿。

  尤站长到秘书办公室视察工作,无意中看到齐子义的桌子上的照片,询问情况。齐子义根据组织上给他传递的资料,来到海城后的齐子义化名陈飞,他告诉尤站长这个照片里是她的姐姐陈娟和姐夫顾源,尤站长心中的答案得到证实异常激动。他向办公室的众人讲述了他与陈娟、顾源三人的爱恨情仇。陈娟是他心爱的女人,无奈之下跟随了顾源成了随军家属,最后死于战乱。尤站长至今都深爱着陈娟无法自拔。

  尤放在得知齐子义就是陈娟的弟弟后逐渐失去了理智,凭着这层关系,尤放将此次晋升的机会留给了齐子义。

  还未得知此次晋升机会已经落入他人之手的张干,来到关灿住处庆祝。谁知当关灿告知张干事情真相后,让张干尤为气恼。二人生气之余也陷入了泄密危机之中。

  第十集

  齐子义万万没有想到,组织上交给他的资料这么的有分量,尤放看到这些照片,居然打消了对齐子义的怀疑并且对他进行了提升,这让齐子义尤为惊讶。齐子义想将他提升的消息汇报给组织,但为了安全与组织纪律齐子义不能使用电台,这也让他很是焦虑。

  张干从关灿那里得知本应该属于自己的提升名额,却因为尤站长的私情给了齐子义,张干非常恼怒,他怒气冲冲的找尤站长理论,不想尤站长已经去了南京,他只能靠打拳来发泄心中的不满。而此时张谦却撞倒了枪口上,张干将这个无名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了他的身上,二人大打出手,不欢而散。

  在南京的尤站长向毛局长汇报了廖站长被杀案的进展,此案过了这么长时间依旧一无所获,毛局长严令尤放要尽快破案。

  尤站长回到海城后召开会议,会议上落实了齐子义的晋升,张干尤为不满表示反对,指责尤站长公私不分,齐子义不但没有功劳而且还是被怀疑的对象。尤站长对此大发雷霆,并追究张干与关灿的私情,并以泄露军事机密为由将二人进行关押。齐子义本想求情但尤站长主意已定不会更改。

  会后,田队长因张干的事情,对尤站长的意见加深,田队长与安然再次发生争执。

  因张干与关灿的事情,军统站内部变得极为不安定,人心惶惶军心不齐。张干与关灿的处决很快就颁布下来,他们二人将被押往南京听候军事法庭的处置。军统站内部对此也是议论纷纷。

  齐子义看着军统站内的变化,很想跟组织取得联系,无奈不能使用电台。此时组织利用广播再次约见齐子义,齐子义与翁夫人相约在了教堂,并且齐子义向翁夫人汇报了军统站内的一系列事情。

  第十一集

  翁夫人与齐子义在教堂见面,齐子义向汇报了近况以及军统站内的情况,翁夫人也向齐子义安排了日后的工作。齐子义请求与俞子涵见面,但为了安全和组织纪律翁夫人否决了齐子义的想法。

  田队长派人一直跟踪监视齐子义的一举一动,当他得知齐子义开车来到教堂后,便尾随而来。在教堂门口田队长看到了齐子义的汽车便断定齐子义就在教堂里面。在教堂门口放风的平儿看到了田队长等人,及时提醒了翁夫人与齐子义,他们的会面也因此而结束。最后在平儿与翁夫人的掩护下齐子义成功离开教堂,并没有被田队长抓住把柄。

  齐子义回到军统站内从一个特务口中得知,这个特务在廖站长被杀那晚见过俞子涵并发现了俞子涵的行踪,想要报告给欧阳倩,齐子义从中作梗阻断了特务与欧阳倩的联系。并且趁机出掉了这个特务来保护俞子涵的安危。

  张干与关灿被押往南京,在飞行途中张干与关灿奋起反抗,炸毁了飞机并跳伞逃亡。关灿在下落途中挂在了树上。而地面的卫兵早已将他们包围,关灿为了保护张干以及自己不被抓住,她让张干开枪打死了自己。关灿死后,张干突破重重包围,在众多围捕之下跳江而逃。

  尤站长在得知有人跳伞炸机后,严令调查此事是不是张干与关灿所为。

  欧阳倩得知了一名手下被人暗杀在了大街上非常震惊。

  第十二集

  针对炸毁飞机并有一男一女跳伞事件,海城站召开会议。会议上齐子义陈述了事情经过并断定二人为张干与关灿。张干与关灿二人此举对整个国民党造成巨大的影响,尤站长大发雷霆。而田队长不合时宜的为好兄弟张干伸冤抱不平,引起了尤站长的不满。从众人的反应中齐子义深入的看清了海城军统站内的人员派别。尤站长在知道了张干的所作所为后派人寻找张干并想尽快除掉张干这个毒瘤。

  会后欧阳倩来到站长办公室,向尤站长汇报了一名特务被人刺杀死在了大街上,尤站长只道他们无能。欧阳倩看尤站长心烦意乱,便想用自己的美色勾引尤站长,不料却更加激怒了尤站长,最后欧阳倩扫兴而归。尤站长看着海城军统站内人心不齐、争风吃醋、利欲熏心,尤放内心十分的愤怒。

  田队长内心极为不平静,安然因为哥哥的冲动指责他。兄妹二人因为张干再次发生争执,田队长失手打了安然,兄妹俩不欢而散。

  欧阳倩在尤站长那里受了气一时无法平静,她想到齐子义,她想在齐子义那里寻求慰藉,欧阳倩打起了齐子义的主意,精心装扮一番后来到齐子义的住室没想到同样在齐子义这里也什么都没有得到。

  江湖人士幺妹经过伪装计划,把外贸厅厅长的小舅子呼尔查骗到了艳舞门舞厅,再找人拖住呼尔查。幺妹再度伪装成党通局吉川上校开着呼尔查的车来到了保密局。她假称自己是欧阳倩的舅舅叶秀峰派来找欧阳倩协助调查廖站长被杀一案,企图绑架欧阳倩。

  第十三集

  幺妹假扮欧阳倩的舅舅党通局叶秀峰局长手下的吉川上校,来到保密局。以廖站长被杀案为由,请欧阳倩协助调查,骗欧阳倩离开了保密局。随后将欧阳倩绑架。

  幺妹是受到江湖人士黑寡妇也是欧阳倩的姐姐欧阳琼的指使,将欧阳倩绑架到他们的地方。因为欧阳倩曾带人截获了一辆他们运送烟土的货车,欧阳琼想让欧阳倩将东西物归原主,不得已而为之。欧阳倩表示那批货已经上缴,欧阳琼只好将欧阳倩关押起来。

  在舞厅的呼尔查久久没有等来幺妹心知自己被耍了。

  安然因为张干的事情与哥哥大吵一架后,来到尤站长办公室质疑尤放的不公正以及偏私,并且告知尤站长军统站内对齐子义的意见很大并且怨声载道。

  欧阳倩被自己的姐姐关押着,想着一定要离开这里。此时欧阳琼向欧阳倩诉说了自己的想法,只要欧阳倩可以把那批货想方法弄回来,她可以帮助欧阳倩离开这里并且帮助欧阳倩抓捕江湖大哥江老大,货物他们可以平分,之后欧阳琼会远走高飞不在出现。

  欧阳倩与欧阳琼不知道的是,她们此次的密谋全部被幺妹录了下来,并且告知了江老大。江老大得知后,命幺妹将二人尽快铲除,并且让幺妹成为他的正房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幺妹在名利的诱惑下先除掉了欧阳倩并把欧阳倩的尸体丢到了河里,随后开枪打死了欧阳琼。

  第二天,军统站在河里发现了欧阳倩的尸体,向尤站长汇报后,尤站长非常震惊。

  第十四集

  尤站长得知欧阳倩被杀后。先探查了欧阳倩的住室,发现不是很整洁。之后与齐子义到了发现欧阳倩尸体的河边,尤站长仔细检查了欧阳倩的尸体并探查了周围的环境,发现了一个急速的刹车印。

  此时的张干已经秘密潜回了海城。

  针对欧阳倩的死,尤站长召开了案情分析会,会议上对欧阳倩的尸体以及周围的环境做出了全面的分析以及推断。

  尤站长命人找来了夜里值班的李排长,询问当晚欧阳倩离开保密局的情形,李排长详细的报告了那晚的情况以及一名叫吉川的上校还有那辆载走欧阳倩的车。尤站长命人从这个女人以及那辆车着手严密调查。

  在得知欧阳倩被杀后,齐子义隐隐的感觉到这件事可能跟组织有关。李排长目睹了欧阳倩死前被带走的前前后后,尽管到现在齐子义还不知道是谁所为,但为了谨慎起见,齐子义默默的观察着事情的走向。

  经过调查那辆车是外贸厅厅长的小舅子呼尔查的车,于是尤站长命人将呼尔查抓捕归案。

  俞子涵与秘密潜回海城的张干在街上偶遇,张干一路尾随俞子涵来到教堂。而俞子涵本来与翁夫人相约见面,因为张干的跟踪见面取消,翁夫人率先离开了教堂。张干被神父栏在了教堂外无法进入,俞子涵为了摆脱张干一直在教堂坐到深夜。

  军统站抓获了呼尔查,但呼尔查一无所知。尽管抓到的呼尔查并没有供出什么,可齐子义最放心不下的是那个李排长,刺杀欧阳倩的人李排长是见过的,如果让他协助破案势必是一大患。齐子义为了保险起见,煽动李排长逃跑,并协助李排长逃跑。

  第十五集

  为了摆脱张干的跟踪,俞子涵在教堂里坐到了深夜才离去,但是她还是被狡猾的张干给跟踪了。

  俞子涵来到了于兰的住处,将白天被张干跟踪的情况告知于兰后并安排她向翁夫人汇报此事,在嘱咐完于兰万事小心后便从后门匆匆离去。

  狡猾的张干跟踪俞子涵到了于兰的住处,见其进去后并未出来,便以为这是俞子涵的住处。他用一顿饭和几块大洋买通了拉洋车的车夫任可会,并安排他监视着于兰的住处与教堂两个地点,以便掌握俞子涵的行踪。

  就在尤站长与齐子义商量城防及沿海火力配置初步草图时得知李排长在逃跑的过程中被神秘人员击毙。

  张干自以为掌握了俞子涵的行踪后冒着极大的危险潜入了军统战田副队长的房间。

  张干向田副队长道明了此行的来意和目的,并提出了一个抓捕于兰的计划,田副队长未能禁住立功受奖的诱惑答应帮助张干,并计划在第二天夜晚实施抓捕于兰的行动。

  翁夫人用信鸽向俞子涵发出了启用第二接头地点的情报。与此同时,尤站长接到了毛局长的电话,毛局长在询问了廖站长的案件后给尤站长下了破案的最后通牒,并让尤放以秘密移送为借口处理一批政治犯,以解决监狱人满为患的问题。

  军统战例行会议上,尤站长宣告了毛局长的指示,询问了欧阳倩案件的进展。行动队抓住了刺杀欧阳倩当晚所用的车辆的车主呼尔查,却未能审问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第十六集

  俞子涵与翁夫人在第二接头地点碰面,俞子涵告知了翁夫人自己被跟踪的经过,并认出了跟踪之人为张干。翁夫人得知俞子涵在被跟踪后去了于兰的住处后,严厉的指出了俞子涵行为的不谨慎。为了不连累于兰,翁夫人命令俞子涵通知于兰放弃联络站点,并下达了上级同意启用电台的指示。

  俞子涵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将给于兰带来极大的危险,她急急忙忙的向于兰的住处跑去,可是,终究还是比田副队长慢了一步,俞子涵眼睁睁的看着于兰被田副队长带走却束手无策,她感到万分懊悔与自责。

  于兰在看守所里梳理着自己的行动轨迹,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遗漏和错误的地方,于兰对自己被捕感到十分不解。

  俞子涵因搜寻齐子义电台信号未果,便通过广播的联络方式,将启用电台的紧急呼叫传送了出去。齐子义收到消息后迅速的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启用电台,与俞子涵取得了联系。

  与此同时,田副队长向尤站长汇报了抓捕于兰的行动,尤站长对田副队长如何捉住于兰产生了疑惑,决定去城南监狱亲自将事情的始末弄清楚。尤站长对田副队长展开了一系列的询问,田副队长匀无言以对。

  平儿从神父处接收到了齐子义传来的两份情报并将其交给了翁夫人,得知情报的翁夫人与于书记在周密的安排与部署后有效地阻止了军统战残忍屠杀政治犯的阴谋。

  齐子义得知了于兰被捕的消息,他感到非常震惊,在还未搞清楚眼前情况的始末便接到了尤站长命他去城南监狱的命令。

  第十七集

  在齐子义还未思考出任何的对策的时候便接到了尤站长命他赶赴城南监狱的命令。

  齐子义到了监狱,在确定了被捕的同志正是于兰后,小心的周旋于尤站长与田副队长之间。齐子义以以退为进的方式成功的将尤站长的怀疑转嫁到了田副队长的身上,尤站长一怒之下逮捕了田副队长。

  安然得知田副队长被捕后愤怒的闯进了尤站长的办公室对其进行质问,尤站长向安然讲述了事情的缘由并以纪律为由阻止了安然的无理取闹。

  夜晚,张干再次潜入田副队长的房间,却未发现田副队长的身影,等候未果,他便潜入了安然的房间。安然得知田副队长被抓是因为被张干利用后非常的愤怒,她告知了张干兄长被抓的经过。张干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决定请自出马指认于兰并洗刷自己与田副队长的罪过。

  思前想后,安然还是决定找齐子义帮忙,她向齐子义讲述了她与田副队长两人凄苦而又离奇的生世,并解释了两人异姓的原因。齐子义听后为了从安然处获得更多的情报便答应了安然的请求。

  这时,田副队长在禁闭室里苦苦思索着所发生事情的前前后后,顿时对长干所说的计划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但事到如今,想回头已经是万万不能的了。

  伤痕累累的于兰在梦中惊醒,回忆着自己被捕前的种种行为,并没有发现有任何遗漏,突然,她想到了一把枪。

  第十八集

  伤痕累累的于兰在梦中惊醒,她突然想到了子涵托付给她的那把属于齐子义的手枪,思前想后,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决定顶替俞子涵,以便掩护齐子义。

  行动队在对于兰房间进行搜查后找到了那把至关重要的勃朗宁手枪。

  张干再次潜入田副队长的房间,依然没有见到田副队长的身影,张干担心他办事不利坏了他的大计,便打算亲自到审讯现场与女犯人对峙。

  夜晚,田副队长在审讯现场欲诱导于兰说出齐子义为刺杀廖站长几人的同谋,但于兰矢口否认,说自己并不认识齐子义。

  几番激烈的对峙后,田副队长被于兰推到了风口浪尖的境地,正在这时,张干闯进了审讯室。他惊恐的发现田副队长抓错了人,否认了于兰是刺杀廖站长几人的凶手。但早已认出张干的于兰一口咬定她与张干早就熟识,并指认张干就是指使她杀害廖站长几人的幕后真凶。于兰将她在俞子涵处了解到的刺杀过程一一道来。

  尤站长发现所有的证物、证言、证词的矛头都指向了张干,张干百口莫辩,气急败坏,抢走了田副队长的手枪欲行不轨,被尤站长当场击毙,就地处决。

  张干死后,于兰为了掩护齐子义与俞子涵,夺枪打死了两个卫兵后英勇牺牲了。

  与此同时,翁夫人与俞子涵在仍在讨论着营救于兰的计划。

  于兰牺牲后,齐子义感到万分的痛苦与自责,他猜想尤站长会在于兰死后加强电台信号的检测,所以他按兵不动,并没有向组织上发出情报。随后,齐子义收到了一封不明人士的密信,信上所写的内容,大致与齐子义的猜测相同。

  安然在田副队长被捕后焦急万分的思考着解救兄长的办法,这时,她想到了齐子义。

  第十九集

  安然救兄心切,在晚上来到了齐子义的住室,寻求齐子义的帮助,并将当时尤站长利用单虎来考察齐子义和命田副队长与张干监视齐子义的事情全盘托出。

  齐子义为取得安然的信任,答应去向尤站长为田副队长求情,并制定了一个营救计划。与此同时,俞子涵焦急的守在电台旁等待着关于于兰的消息。

  在还未能破获上一任站长被刺杀的案件时站内又接连死去了几名中层将领,这使尤放感到焦头烂额。思前想后,他依然对齐子义心存怀疑,并决定亲自考察一下他。

  齐子义机智的通过了尤站长的考察,并顺势将他那部私人电台的由来解释了一番成功地打消了尤放对其的疑虑。

  齐子义见此事时机正好,便向尤站长请求放过田副队长。尤放考虑再三,权衡利弊后同意了齐子义的请求,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保下了这兄妹二人。

  为了解决监狱里人满为患的问题,尤放授意张谦对政治犯进行严刑逼供,有很多人经不住严刑拷打因此丧生。

  在军统战的例会上,尤站长谎称田副队长完成了诱捕张干的任务,提升田副队长为侦缉队队长,由上尉提升为少校军衔。

  田队长终于弄清楚了自己被无罪释放的缘由,对诱捕张干的说辞感到非常愤怒,安然亦对兄长的执迷不悟感到恼怒,兄妹二人大吵一架之后不欢而散。

  次日,齐子义与翁夫人见面,翁夫人询问了于兰被捕的情况,在得知于兰已经牺牲后对内疚不已的齐子义进行了一番安慰,并将于兰为何知道刺杀廖站长前后细节的原因告诉了齐子义。

  第二十集

  齐子义与翁夫人见面后,向翁夫人讲述了于兰同志被捕的前前后后。由于齐子义及时的传递的重要情报,共产党成功地阻止了军统屠杀政治犯的阴谋

  会面结束,翁夫人在送走齐子义后,感到莫名的伤感,但她却不愿让人知晓她伤感的理由。

  田队长闯下大祸后,尤站长听取了齐子义的意见并没有处罚他。也因此,尤站长收服了这个原军统战人员,并向他下达了一项任务,秘密的捣毁一个外地来的倒卖军火的军火商贩。与此同时这个团伙正在四处收集枪支弹药,并打算偷盗国军装备处的新式手枪,但由于打不开装抢的保险柜,窃枪任务未果。

  夜晚,安然欲用自己的清白之身来感激齐子义的救兄之恩,被齐子义拒绝。

  次日,田队长带着小丸子化名为成山与郭山子,伪装成了前线回来要靠卖枪维系生活的伤兵,就这样,他们成功的潜入了贩枪团伙内部。

  枪王得知田队长能为他们带来更多的枪支弹药后便想将其留为己用,田队长欣然同意,并且告知了枪王小丸子会开各种保险锁的技能。

  枪王对小丸子进行了一次有关生死的考验后同意将小丸子留下。

  夜晚,齐子义趁韦佳不注意偷偷背下了军统战内部的密电码。与此同时,安然悄悄的潜进了齐子义的住室并对齐子义的房间进行了搜查。随后她在齐子义的茶水中下了迷药,并在齐子义回到房间的前一刻躲到了床底下。

  齐子义喝下了茶水,并在还未给俞子涵发出信号时便倒床昏迷。

  第二十一集

  由于安然对齐子义极度的爱慕,她在齐子义的茶杯中下了迷药,以此换取更多的和齐子义相处时间。与此同时俞子涵因没收到齐子义每天都要按时发出的信号而焦急不已。

  田队长与小丸子仍潜伏在军火商贩中。枪王在任命田队长为枪械采购队副队长后,田队长以要去弄一批武器为由成功的回到了海城军统战。田队长回到军统战后,向尤站长汇报了他潜伏时获得的情报。尤站长沉思良久,命田队长暂时先按兵不动,并让他谎称联系到了一批轻重武器,安抚枪王,查明军火商贩的武器装备仓库。

  齐子义在偶然得知张谦欲带领行动队抓捕正聚集在江边开会的共产党联络员后,及时的用电台发出情报告知俞子涵,让她立即通知开会人员结束会议并紧急撤离。

  由于齐子义的情报传递得非常及时,导致行动队任务失败,只抓获了一个看店的店员。吕副队长提议放走店员,放长线钓大鱼,希望能以此将敌人一网打尽并诱出内奸。店员被行动队放走后,他在房梁上挂了一个代表着紧急情况信号的风筝,向丁组长暗示发生了危险。随后前往翁宅汇报当晚发生的情况,在路途中他解决掉了几个跟踪他的军统特务。翁夫人听完店员的汇报后,思索再三,取消了第二天的所有小组会议。

  枪王垂涎国军装备处的美国卡宾枪已久,欲利用小丸子的开锁技能实施偷盗。小丸子将此份情报传递给了田队长,收到消息的田队长在国军装备处加强了一个连的城防守备兵力,导致枪王等人偷盗未果。

  次日,尤站长接到了共产党将组织人员在滨河小区开会的密报,命令张谦立即对其进行抓捕。

  第二十二集

  尤站长接到密报,滨河小区内有共党地下组织在召开秘密会议,尤站长派张谦前去围剿。张谦受命带领众特务抓捕共党分子。到达指定位置后张谦左右夹击前后设伏,等着地下党众人进入他设好的圈套。不料在行动中惊动了共党与会人员,在经过激烈交火后张谦只抓到了一个共党联络员万荣,其余人员全部撤离,张谦一无所获并且损失惨重。

  齐子义得知万荣被捕万分着急,看着自己的同志被捕自己却无能为力他心痛不已。

  随后翁夫人得知万荣被捕的消息后,果断命令与万荣有过联系的地下组织加强防范提高警惕。

  张谦对万荣进行了严酷的拷问,万荣经不住严刑拷打与利诱叛变投敌,交代了众多共党在海城的地下联络站,张谦在得知后,派人进行了大规模的搜捕,许多地下组织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也有很多地下组织人员遇害。

  于书记、翁夫人得知情况后召开了紧急会议,他们得知了万荣的叛变,要将他与外界的社会关系降到最低,让与万荣有联系的人员尽快撤离,保障安全。他们也在计划着除掉万荣这个叛徒保护组织在海城的联络站。

  俞子涵主动与翁夫人取得联系,要求参与此次的锄奸行动,主动请缨铲除万荣。翁夫人与于书记等经过再三思考同意了俞子涵的提议。

  此时的万荣被保密局的人安排在城防司令部的医院内养伤,尤站长来探望万荣,万荣却得寸进尺的与尤站长谈条件,尤站长为了获取更多有关海城地下组织的情况,只能勉强应允。

  另一边,俞子涵等人召开秘密会议,计划着除掉万荣的行动。他们确定了万荣藏身的具体位置,样貌长相,俞子涵带领着丹丹与小李开始除掉万荣的行动。

  第二十三集

  俞子涵带领着丹丹与小李化妆成国民党军官,来到城防部医院内部进行实地探查,以便做出更加细致的部署与计划。经过实地勘察,俞子涵与丹丹打算潜入内部寻找万荣并除去叛徒,司机小李在车内接应伺机而动。

  俞子涵与丹丹成功潜入医院内,换上了护士服假扮护士,以便接下来可以更顺畅的在医院内执行任务寻找万荣。中途遇到多个士兵关卡,她们也有惊无险的通过了检查。她们来到了万荣的病房门口,殊不知万荣异常狡诈且胆小早就让人给他调换了病房,俞子涵与丹丹面对着突发的情况沉着应对,她们断定万荣必定在这些房间中的一间,她们决定将这些病房里的国军将领一一铲除以免后患。

  而林队长率领突击队在医院外围接应俞子涵与丹丹等的行动。

  在计划好一切之后丹丹与俞子涵分头行动,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开始铲除敌军。直到最后一间房时丹丹知道这就是万荣了,与万荣的交谈中可以看出此人贪生怕死对丹丹充满了防备,丹丹巧言令色的让万荣放松了警惕,卸下戒备的万荣色心大起,对丹丹动手动脚,丹丹趁其不备一刀解决了万荣,万荣死不瞑目。

  俞子涵在一间病房中等待着丹丹的消息,而此间病房的国军军官脾气古怪疑心重,在二人交手的过程中军官按响了警报。医院全体士兵紧急出动,俞子涵和丹丹与国军士兵在医院内激烈交火,国军士兵损伤惨重,俞子涵与丹丹伺机撤离。

  林队长在外围掩护着俞子涵等人的撤离。

  第二十四集

  病房内的丹丹将床单撕破,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根承重绳,走廊上的俞子涵面对敌人强大的火力增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敌人一个排的兵力几乎全军覆没。

  在林队长等人的掩护和接应下,丹丹和俞子涵利用床单连城的绳索,从三楼病房的窗户成功逃离,完成了刺杀万荣的任务。

  马司令接到侯营长报告城防医院被袭击的电话后,立马赶往城防医院。在听完侯营长的汇报后一怒之下就地处决了当晚执行任务的排长。到了医院三楼,在了解了大体情况之后,决定利用万荣这个噱头,将责任推卸到海城军统站身上。

  与此同时,齐子义也收到了刺杀万荣并且成功的消息,他在军统站查探一番后,发现军统站还未收到城防医院被袭的消息,面对暴风雨前的宁静,他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做好万全的应对的准备。

  次日,从城防部队赶回来的张谦向尤站长汇报了城防医院被袭和万荣已死的消息后,收到了城防部队要求军统战参加联席会议的紧急通告。

  尤站长早已看穿城防司令部打算推卸责任的想法,便带着人亲自向马司令质问万荣被杀事件的始末。在联席会议上,尤站长与马司令虚与委蛇了一番,互相打着太极。

  由于刺杀万荣的行动非常成功,野战集团军总部对此行动的所有人员予以了嘉奖,在这立功受奖的时刻,俞子涵不忘已经牺牲的于兰,觉得这个嘉奖自己受之有愧。而且使她更加担忧的是,刺杀万荣的行动是否会给战斗在敌人心脏的同志带去什么麻烦。

  第二十五集

  于书记命令封锁刺杀万荣的所有消息,以便减少敌人渗透,提防军统战打击报复,保护战斗在敌人心脏的同志。

  在城防部队的联席会议上,尤站长与马司令为推卸责任进行了激烈的争吵,马司令指责尤站长未经过城防司令部批准擅自将万荣安排进了医院,而尤站长则指出会出这么大的纰漏完全是因为国防部的安防工作没有做到位。在双方争吵达到白热化的程度时,齐子义为了安抚两位将军,提出了关注案件本身,破案才是当务之急的想法,有效化解了尤站长与马司令之间的火药味。

  国防部的侦缉队与法医汇报了调查结果,分析出作案人员为一男两女的人员构成,并模拟了三人的行动轨迹,得出了此次刺杀是共产党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的袭击行动的结论。

  在齐子义的调解下,尤站长答应协助军统战破获此案。

  尤站长虽答应了协助破案,但因为万荣这个重要的情报提供人员被杀,尤站长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并没有立即安排部署人员协助破案。

  在军火商贩偶然的一次大集合中,小丸子得知了军火商贩的幕后老板是张谦,并偷听到了他们打算组织一批精干人员,在虎口峡谷截获城防部队军火汽车和建立保安团的计划。

  小丸子觉得事关重大,便约见了田队长。得到消息的田队长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隐隐觉得这件事情可能跟尤站长有关,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帮他出谋划策的谋士,这个人是谁呢。

  第二十六集

  田队长得知军火商的幕后老板是张谦后,分析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因害怕自投罗网所以并没有将此事报告给尤放,而是决定找齐子义帮自己出谋划策。

  田队长向尤站长报告了军火商打算抢劫城防部队的军火汽车的行动,但隐瞒了军火商幕后老板一事。尤站长安排张谦今晚配合田队长的行动。

  张谦见侦缉队的行动地点与军火商的行动地点一致,心里很是担忧。约出了枪王询问了行动的具体事宜,在确定了军火商内部没有泄密的情况下张谦权衡再三,决定按原计划行动。

  田队长听从了齐子义的建议,向尤站长提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绝佳计策,这不但能卖给城防部队一个人情,还能彻底捣毁贩枪团伙。尤站长认为此计绝妙,随后取消了当晚的行动。

  小丸子收到田队长的消息以后随军火商贩一行埋伏在了虎口峡谷螳螂捕蝉,田队长带着一队人马埋伏在虎口峡谷两侧,黄雀在后。

  军火商贩与城防部队发生了激烈的交战,枪王一行人成功的截获了那批军火,田队长和他的侦缉队也全身而退。

  尤站长在等待着城防司令部悬赏军火商线索的消息,一接到这个消息便立即命令田队长开始收网行动。同时,齐子义也将这一重要情报上报组织,希望组织能将这一批军火收为己用。

  田队长带领着侦缉队赶往军火商武器仓库的同时,于书记也组织了行动队赶往军火商武器仓库。

  第二十七集

  俞子涵向于书记汇报了齐子义传来的重要情报,于书记命令组织行动队接收这批新式武器。

  这时,枪王与众手下在他们的军火仓库中查看刚刚截获的新式武器,就在他们准备庆功时,田队长带着侦缉队与小丸子里应外合潜入并包围了武器仓库。

  枪王得知了田队长是军统战的人后搬出了自己的幕后老板张谦,可是田队长并没有因此而撤退,在双方紧张对峙的时候张谦及时赶到。

  张谦谎称受了尤站长的命令前来接管此案,并以此为由逼退田队长,田队长非常容易的就识破了张谦的诡计,张谦见自己的计策无用,为了自保,便开枪将枪王灭口。

  张谦、田队长、军火商三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在军火商决定投降时,却被张谦开枪打死,这无疑激化了侦缉队与军火商之间的矛盾冲突。在激烈的火拼中,张谦将田队长击毙,小丸子见情况不妙逃去通风报信。

  最终侦缉队成功控制住了军火商贩,张谦也趁机逃跑。

  就在侦缉队清理伏击现场时,林队长带人再次包围了侦缉队刚刚接手的军火仓库,并成功截获了里边所有的新式武器。

  小丸子躲过了张谦的追杀后将田队长被张谦杀害一事告诉了安然,愤怒的安然决定独自去追杀张谦,并吩咐小丸子将此事告诉齐子义。

  齐子义得知安然有危险后,为了得到军统的信任,打算只身前去支援。尤站长在得到消息以后,立马带人对张谦进行抓捕。

  安然跟踪张谦来到了一处废旧的仓库,在齐子义的协助下,安然成功的追踪到了张谦,两人展开了激烈的枪战,最终安然不幸中枪,晕倒在地。

  正在这时,齐子义及时赶到。

  第二十八集

  在张谦与齐子义的对峙中,本处于优势的齐子义却因为一把被张谦做过手脚的田队长的手枪而陷入了危险的境地。局面顿时更加的严峻紧张,就在齐子义命悬一线时,从昏迷中清醒的安然开枪击毙了张谦后又再次陷入了昏迷。

  尤站长赶到后立即将安然送往医院,保住了安然的一条性命。

  除去张谦后的齐子义心中异常的愉悦,因为这不仅铲除了一个败类,更重要的是将海城军统战这盆水搅的更浑了,也为齐子义接下来的行动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俞子涵暂停了齐子义提出的新的行动计划方案,对此齐子义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神秘的同志又为齐子义送来了新的任务情报,要求齐子义配合游击队营救被捕的三名东江游击队侦查员。

  次日,齐子义给城南监狱打去了电话,从例行的询问中,齐子义得到了游击队三人的具体关押位置。

  在军统战紧急召开的会议中,吕飞、吴天分别被提升为侦缉队队长与行动队队长。

  散会后,齐子义来到医院,探望病种的安然,安然从噩梦中惊醒。在与齐子义的交谈过程中,她突然想起了在她昏迷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张谦说齐子义是共产党的话语。齐子义以这是中枪后的幻觉为由搪塞了安然。

  安然的质问使齐子义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不知道如何处理安然,回想起以前与安然相处的时光,齐子义陷入了艰难的抉择。

  尤站长思索着捣毁贩枪团伙行动的前前后后,怀疑有共产党的地下人员渗透的可能,为了纯洁队伍,尤放命令齐子义重新筛查军统战人员的档案,这无非是为齐子义调查军统战人员构成提供了便利条件。

  第二十九集

  尤站长命令吕飞对抓到的共党侦察兵进行严刑拷打,共党侦察兵宁死不屈,不向军统人员透露关于组织的任何消息。

  于书记等人在得知组织人员被抓后,经过商量设计了一套完整的营救方案,随时他们也在等待着潜伏在军统内部的人员传递出更为精准的情报,以便于营救的顺利进行。

  此时的尤站长担心的是城防部队武器被劫的事情,此事跟尤放有着莫大的关系,是他在背后主使以城防部队的武器为诱饵引出那伙贩卖武器的人员。但是城防司令部的马司令并不知情,尤放在思考着事情的轻重如何更好的善后。

  城防司令部马司令的参谋长分析,军火被劫极有可能是中共游击队所谓,他们并不知晓尤放与此事的关联。

  吕飞向尤站长汇报审讯结果,一无所获。尤站长为了解决监狱内人满为患的情况,命令吕飞将这些顽固的共党人员进行枪决,齐子义在旁监督替尤站长行使职权。

  齐子义将处决我党人员报告给了组织,以及在军统站潜伏的其他人员,他们将具体的行动方案以及行刑地点、人员构成等相关情报,交给了严苛,希望通过严苛将此情报传递给游击队,以便于行刑当晚游击队可以顺利营救。

  齐子义拿到了一份军统站人员构成的名单,他想通过组织协助调查这些人的真实情况。

  行刑当晚齐子义故意用尽一切方法拖延时间,等着游击队的营救,可是游击队一直都没有出现,最终这些侦察兵被枪毙,行动失败。齐子义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营救人员没有出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严苛究竟有没有讲情报传递出去,齐子义悲痛且不解。

  第三十集

  尤放来到医院探望安然,他考虑再三,决定趁安然就医的时间交给她一项特殊的任务。

  严可因送信时被狼追赶,摔下了山崖而被吕队长捕获,吕队长还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一封密码信。吕飞从密码信上断定严可是一个有着特殊身份的人,并对他进行了严刑拷打,禁不住酷刑的严可最终晕了过去,被送往医院。

  齐子义奉尤站长的命令同吕队长一起医院审讯一个刚刚抓获的共党地下交通员。来到医院,齐子义看着伤痕累累的严可心里顿时明白了营救任务失败的原因。严可也为自己未能完成齐子义的嘱托感到万分自责。

  吕队长对严可进行了几番询问,可严可却没有泄露半点秘密,吕队长气不过打算对严可进行新一轮的严刑拷打,严可怕自己受不住,吞枪自尽。

  严可牺牲后,密码信成为了关键。深夜,齐子义潜入电讯组将他早已准备好的一封密码信与严可身上搜到的密码信调了包。并意外的得到了一个还没有报请尤站长过目的密电。

  齐子义将密电的内容通过电台传送到了俞子涵手里,俞子涵将情报上报组织后,组织决定炸毁次日晚将要经停海城崖山火车站的两列弹药军列。

  尤站长接到保护经停的两列军列的任务后,来到了城防司令部要求马司令抽调人手配合安保工作。面对突然增加的兵力,齐子义有些担忧组织今晚的行动是否能够成功。

  共产党侦查员对崖山火车站的地形地貌进行了仔细的实地侦察。经过他们精密的安排部署后,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兵分三路,打算用智取的方法,控制扳道岔使两列军列相撞爆炸。

  第三十一集

  敌人对崖山火车站增加了一个加强排的兵力守备,并增派了行动队三十人,面对敌人强大的守备力量,共产党行动队人员并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

  夜晚,与预想的计划一样,共产党行动人员顺利的潜入了崖山火车站,一小队人员在接应队伍的掩护下成功的控制了扳道岔,改变了两列火车的行驶轨迹。就在他们准备撤退时,暴露了行踪。就在敌我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时,两列火车相撞爆炸。我军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军火列车被炸,守卫部队伤亡惨重,这无疑是对尤放的致命一击,思前想后,尤放决定将军列被炸一事的主要责任推到城防司令部马司令的头上。

  同时,马司令也得到了军列被炸的消息,就地处决了当晚执行任务的军官。

  尤站长冲进司令部,打算找马司令兴师问罪。两人就谁该承担主要责任的问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双方达成了一致协议,各找一个替罪羊承担主要责任。而电讯组的孙组长便成为了军统战的那个替罪羊。

  齐子义在去城防司令部向马司令通报上报文件时被门口的卫兵拦了下来,正巧遇上了前来拜访马司令的花盈盈,花盈盈见齐子义军衔不低还长得文质彬彬便芳心暗许。

  齐子义向马司令送呈了军统战的上报文件。马司令告知了齐子义国防部组成了一个联合调查组,将对海城进来发生的一系列案件进行调查。

  花盈盈在齐子义走后追了出来,并大胆的向齐子义表白,满心都是俞子涵的齐子义,理所当然的拒绝了花盈盈的追求。

  齐子义将军事调查组一事告知了尤站长,尤站长顿时有些疑惑,因为他并没有接到国防部下达任何的电文。

  吕飞对刚抓获的一名名叫黄天龙的犯人进行了审问,黄天龙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打算亲自带领军统站的人对他的住处进行搜查。

  第三十二集

  黄天龙带着吴天来到了他的住处。一只信鸽引起了吴天的注意,他在这只信鸽腿上搜到了一张写有情报的字条。吴天从窗台上的鸽子粪的干湿程度上推断出这只鸽子定是黄天龙的信息联络工具,便又重新将黄天龙带回连夜审讯,并将那张字条送到了电讯处进行破译。

  黄天龙禁不住敌人的严刑拷打叛变投敌,军统站结合黄天龙的供词及字条破译出的内容得知:就在今晚,共产党地下组织人员将在教堂召开重要会议。

  就在尤站长命吴天带队,彻底捣毁共党秘密联络点,缉拿参加会议的所有人员时,齐子义在门外偷听到了这条重要情报。

  他立即回到住处,把这条重要情报传送了出去,由于情报传送及时,于书记立刻取消会议,并安排攻击队对还未来得及通知到的已经到了教堂的同志进行营救。

  齐子义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带好武器装备,以除掉黄天龙为目标,亲自来到教堂埋伏。

  吴队长一行人早就埋伏在了教堂周围,并打算等共军人员到齐后来个瓮中捉鳖。好在攻击队林队长鸣枪警示为参会人员发出了危险信号。在攻击队的掩护下参会同志得以脱险。而黄天龙趁吴天不备,偷偷逃脱。就在他逃跑的路途中,被早已埋伏好的齐子义就地裁决。

  黄天龙死后,军统站搜捕共党的线索被截断,尤站长决定从信鸽入手,对全城有信鸽的家庭进行搜查,并加大了电台信号监测的力度。

  尤站长的两条命令,无疑是对我党地下联络系统又一次沉重的打击,齐子义来到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点,打算将这一重要情报传递出去。

  同时,我军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渡江计划。

  第三十三集

  齐子义向俞子涵发出了紧急呼叫,让俞子涵告知所有地下组织及市委停止使用一切电台和信鸽等相关的通讯联络工具。

  而此时,平儿正在公园放飞几只带有情报的信鸽,她并不知道吴天正在隐蔽的地方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放飞的信鸽被依个击落,平儿见状惊觉大事不妙转身逃跑。

  吴天为了能够放长线钓大鱼并没有立即抓捕平儿,而是想要跟踪平儿找到她的落脚点。平儿深知军统特务的伎俩,四处躲藏,并没有跑回翁宅。

  平儿暂时躲过了敌人的搜捕,当务之急是要向翁夫人传递危险信号,她冒着生命危险,用飞刀刺灭了翁宅院楼上象征着有危险的灯笼。

  由于平儿久出未归,翁夫人心中异常担忧,就在她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时,看到了被刺灭的灯笼,立马明白了将有危险发生。而狡猾的吴天识破了翁夫人与平儿约定的危险信号,他在翁夫人正在烧毁重要电报电文时闯进了翁宅,将翁夫人抓获。

  平儿为了给翁夫人通风报信,暴露了行踪,被军统特务击中。

  尤站长在得知被抓的人正是上级委托他拜访问候的翁将军的遗孀后进退两难。思索再三,因为翁夫人的特殊身份不能采用非常手段,只能暂时将她软禁在一座别墅内。

  齐子义在得知翁夫人被捕联络站被捣毁的消息后,内心焦急不已。他并不知道翁夫人正在以绝食的态度与军统特务们进行着无声的抗争。

  吴天来到软禁翁夫人的别墅,对闵少尉听从一个送饭伙夫的意见擅自为翁夫人换了房间一事并不怎么在意。

  尤站长来到别墅后,与翁夫人进行了一番交谈,翁夫人宁死不屈,除了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外闭口不提任何与组织有关的情报,并且将军统的行事作风狠狠地侮辱了一番。

  尤站长见翁夫人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愤怒的拂袖而去。

  第三十四集

  齐子义想要向上级汇报他单独营救翁静娴同志的计划,可是俞子涵的电台讯号全无使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这个计划。

  同时,于书记考量再三也否认了俞子涵提出的营救计划。

  心急如焚的齐子义打算只身前往别墅,看望翁夫人。他带齐了武器装备来到了别墅,从门卫口中得知了看押翁夫人的闵少尉违反纪律在工作时间饮酒的事情。但齐子义并没以此抓捕闵少尉,而是趁机将闵少尉灌醉后窃取了翁夫人房门的钥匙。

  就在齐子义打算进入翁夫人房间时,食堂伙夫正巧给翁夫人送来了宵夜,送走伙夫后,齐子义顺势观察了一下别墅的守卫和环境,随后顺利的来到了翁夫人的房间。

  翁夫人见来人是齐子义,心中五味杂陈,她为了不给齐子义带去危险,阻止了齐子义想要单独营救她的计划并听从了齐子义让她恢复进食的意见。

  与翁夫人见面后,齐子义及时的将房间钥匙在闵少尉酒醒的那一刻送了回去。

  因为一直联系不上齐子义而心急如焚的俞子涵终于等到了齐子义传来的消息,在得知夫人一切安好后,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石头。

  次日,于书记同意了让俞子涵去看望翁静娴的计划。俞子涵向于书记提出了她想利用她小学同学花盈盈的身份潜入别墅的计策。原来,一次意外的重逢,让俞子涵知道了花盈盈的对象正是看押翁夫人的闵少尉。有着这层关系,无疑是给俞子涵接下来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恢复进食的翁夫人,在窝头里发现了伙夫为她送来的有关组织上营救行动的情报。

  当晚,俞子涵约上花盈盈,打算去探望翁夫人,但是两人在别墅门口就被卫兵给拦截下来。

  第三十五集

  花盈盈带着俞子涵来到关押翁夫人的别墅,作为男朋友的闵少尉看着女友的刁蛮任性,无奈自己的女友是城防司令部马司令的外甥女,只好同意俞子涵与翁夫人悄悄的见一面。

  俞子涵见到了翁夫人,告知翁夫人组织上将会展开一次营救行动,希望翁夫人全力配合,不要在用绝食的方式与敌人抗争,这样对营救非常不利。翁夫人不想连累组织上的同志,表示愿意配合营救行动。并对俞子涵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她希望俞子涵当她的儿媳妇,俞子涵为了安抚翁夫人的情绪,经过思量她同意做翁夫人的儿媳妇。可当知道翁夫人的儿子就是齐子义时,俞子涵非常震惊。

  齐子义在很小的时候因为战争与翁夫人走散,经过转折翁夫人才知道齐子义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并一起从事着地下工作。因为工作的原因翁夫人并不能与自己的儿子相认,这也是翁夫人心中永远的痛。

  俞子涵在得知真相后,让翁夫人一定放心,组织上一定会成功营救她出去的。翁夫人也将祖传的戒指交给了俞子涵。此次见面为营救行动奠定了基础。

  尤站长得知,国防部派来的军事调查组将来海城考察工作。尤站长至今没有破获廖站长被杀案,反而又多了一系列案件,尤站长心有余悸。毛局长让尤放做好准备接受接下来的一系列考察。

  平儿重伤被一位中年妇女所救,她非常担心组织与翁夫人的安危,中年妇女帮助平儿向组织报了平安,并让平儿在诊所里安心养伤。

  尤放来到调查组,将自己到海城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进行了陈述。而马司令也得知了军事调查组的到来。

  于书记与俞子涵也在进一步计划着营救翁夫人的方案。

  第三十六集

  中共市委打算利用军事调查组对尤站长展开调查的这段期间,命俞子涵天黑时带队对翁夫人实施营救。在关押翁夫人的房间内,有一条通往山涧的密道,而这条密道,就是营救翁夫人的关键所在。

  正在接受调查的尤放,滔滔不绝的将海城站发生的所有案件全盘托出,因为他知道生死在此一举。

  夜晚,齐子义接到了俞子涵发来的配合营救翁夫人的紧急电报。紧接着,他又接到了尤站长命他审问翁夫人命令,这无疑给齐子义配合营救的行动提供了绝佳的条件。

  借口去了医院的韦佳,身着黑衣,潜入了城防司令部,偷拍下了马司令今夜刚接手的海城沿江江防火力配置图。

  送饭的伙夫同志为了掩护翁夫人进入地道开枪打死了闵少尉和几个卫兵后英勇牺牲。

  齐子义赶到别墅,发现营救行动已经开始,他立马追下密道,并开枪打死了他身边的两个随从。他穿梭在地道中四处寻找俞子涵与翁夫人的身影。

  正在这时,安然带着人马追上了齐子义,安然已然明了齐子义的真实身份。原来安然才是潜伏在齐子义身边的密探,她接受了尤站长交给她的特殊任务,并在暗中调查齐子义的真实身份。

  就在齐子义陷入九死一生的危险境地时,及时赶到的韦佳开枪击中了安然,成功的解救了齐子义。

  军统战与翁夫人一行人展开了激烈追逐。俞子涵送走翁夫人后成功的与齐子义和韦佳汇合,正在这时,本应该中枪晕倒的安然开枪击中了韦佳,随后被齐子义击毙。

  韦佳将她拍到的海城江防火力配置图交到了齐子义的手中后,英勇就义。

  随后俞子涵与齐子义成功的逃离了地道并将地道口炸毁,成功的阻止了军统战的追踪。

  尤站长也因工作不力,被撤消了海城军统战站长的职务并被押回南京军事法庭听候处置。

  在众人的营救下,翁夫人顺利脱险,齐子义将韦佳冒着生命危险拍到的火力配置图及时上交,为渡江部队扫清了障碍。


     
[关闭窗口]
 
 
上影集团/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01-2005 Eastday.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